<code id='3us5k'><strong id='3us5k'></strong></code>

  • <span id='3us5k'></span>
  • <ins id='3us5k'></ins>

        1. <tr id='3us5k'><strong id='3us5k'></strong><small id='3us5k'></small><button id='3us5k'></button><li id='3us5k'><noscript id='3us5k'><big id='3us5k'></big><dt id='3us5k'></dt></noscript></li></tr><ol id='3us5k'><table id='3us5k'><blockquote id='3us5k'><tbody id='3us5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us5k'></u><kbd id='3us5k'><kbd id='3us5k'></kbd></kbd>
          <i id='3us5k'></i>
          <acronym id='3us5k'><em id='3us5k'></em><td id='3us5k'><div id='3us5k'></div></td></acronym><address id='3us5k'><big id='3us5k'><big id='3us5k'></big><legend id='3us5k'></legend></big></address>
          <dl id='3us5k'></dl>

          <i id='3us5k'><div id='3us5k'><ins id='3us5k'></ins></div></i>
          <fieldset id='3us5k'></fieldset>
          1. 兩個月卷跑200多萬元 這招空手套白狼玩得溜

            • 时间:
            • 浏览:9

              浙江在線1月9日訊 “我是朋友介紹過來的  ,想要加工衣服 。”2018年11月  ,一個自稱“趙傑”的東北女人踏進瞭陳先生的廠子  。

              陳先生在杭州餘杭開服裝加工廠  ,他經常給四季青的商傢加工  ,又聽說是朋友介紹  ,他就沒多想接瞭單  。

              可陳先生沒想到 ,“趙傑”把加工好的衣服轉賣後卻跑路瞭  ,自己損失瞭十多萬元  。

              隨後  ,陳先生發現  ,跟他有相同遭遇的還有其他幾傢加工廠  ,被騙的還有面料商、輔料商等  ,加起來共有15傢商戶 。

              被騙的商傢報瞭警  ,並把情況反映到瞭熱線 。

              商戶們說  ,上門談生意的“趙傑”有一個店鋪(行內叫“檔口”)  ,就在四季青的好四季鞋包服飾城D區2055 ,店裡還有一對男女負責整理貨物  。

              據不完全統計 ,商戶們最少的損失3.7萬元左右  ,多的有30萬元  ,總計200多萬元 。

              前一天還在送衣服  ,第二天就關門大吉

              陳先生說 ,和接外貿單子會有預付款不同  ,做市場貨  ,對方一般是先做好再付款 。“趙傑”上門的時候 ,“開出瞭加工費六七十元一件的條件 ,比較有吸引力 。”陳先生說 ,他做瞭不到2000件女款棉服  ,隻要瞭幾千元錢的代購材料費  。等他2018年12月17日要錢的時候  ,才發現那傢店鋪已經關瞭  。

              和陳先生有相同遭遇的還有張先生 ,來找他的也是“趙傑”  。

              張先生說:“她來的時候  ,說小姐妹讓她來找個工廠加工 ,還說自己在四季青的好四季有店鋪  ,我也沒多懷疑  。去年11月底 ,女款棉服總共加工2000多件  ,她開出來的價格不高也不低 ,量也可以  ,大概是十三四萬元  。”另外  ,張先生廠裡的500多件衣服 ,他也以180元的價格交給瞭“趙傑”代售 ,而這些衣服一去不復返  ,賣掉的錢都進瞭“趙傑”的腰包  。

              損失最慘重的是盛先生  ,他的加工廠足足被騙走近30萬元 。

              盛先生告訴記者:“去年10月底  ,她找到廠裡來  ,說自己是意法的  ,在好四季有實體店  ,在網店上也有銷售  ,我也沒懷疑  。第一單  ,做瞭四五百件 。11月10日  ,她轉過來代購輔料的錢2.5萬元  。11月  ,她就大量下單 ,做瞭4000件女款棉服 。”2018年12月16日  ,盛先生還接到“趙傑”的電話  ,讓他把衣服都送過去 。當天  ,盛先生就送瞭400件衣服過去  。

              17日早上  ,盛先生聯系對方催款的時候  ,“趙傑”說  ,她老公得瞭闌尾炎住院瞭  ,不方便 ,等第二天再到銀行轉賬 。但17日早上  ,趙先生去店鋪要錢的人發現  ,店鋪已被貼瞭罰款單  。

              要錢的商戶們再也聯系不上“趙傑”瞭  。隨後  ,被騙的商戶們報瞭警  。

              一看就是個老手  ,時間都算準瞭的

              受害的商戶拉瞭一個微信群 ,互相交流後發現 ,短短兩個月不到  ,這個“趙傑”  ,從衣服的面料 ,再到輔料和加工……全都是賒欠來的  ,最後的成衣卻被她低價倒賣 ,上演瞭一出空手套白狼  。

              張先生回憶說:“他們一看就是老手  ,經驗很豐富  ,對於服裝的生產流程也很熟悉  。”

              其他被騙者表示贊同 ,“趙傑”對於服裝行業非常瞭解  ,各個環節都瞭如指掌——她選擇合作的商戶們都是第一次合作 ,一開始先下小單子  ,給瞭商戶們總共不過幾萬塊錢 。11月 ,她開始大量下單  ,一直拖著不給錢  。12月 ,衣服都交貨差不多瞭  ,她掐準瞭商戶們要錢之前 ,關掉店鋪跑路  。

              商戶們還發現  ,“趙傑”的名字也是假的  。她空手套來的成衣 ,也被低價換成瞭實實在在的錢  。

              盛先生說:“一般  ,四季青的商戶都是這個月接單子  ,下個月20日給工人發工資  。一般會提前三天催款  ,他們跑路的時間點正好是17日  。後來  ,我們也向周邊的商戶打聽瞭  ,我們做好的成衣  ,都被‘趙傑’低價賣給瞭收尾貨的人  ,一件可能隻買個七八十元 ,都是給現金的 。我們總共加工瞭差不多2萬件衣服  ,他們賣瞭150萬元左右  。”

              加工商們也不是沒有起過疑心  。

              一開始  ,陳先生覺得有些奇怪:“一般來說  ,好賣的款式會多做一些  。但她是不管款式好壞 ,都使勁做  。我懷疑過 ,但沒好意思多問  。”

              後來  ,陳先生越來越懷疑  ,“加工的時候 ,我幫著預支瞭輔料的錢 ,但想找他們要錢  ,他們以各種理由推脫  。還有  ,他們不讓我們加工廠之間互相聯系  。”

              做瞭18年服裝生意的張先生說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今年生意本來就不好做 ,工人從原來的三四十個減少到20多個  ,房租一年30來萬都快交不起瞭 。這下又被騙瞭20多萬  ,真的是雪上加霜 。馬上要到年底瞭  ,工人的工資也要想辦法湊出來  。”

              損失最大的盛先生又急又氣:“我是外地來杭州的 ,幹瞭八九年 。本來 ,今年行情就不好  ,虧瞭幾十萬  ,這下又被卷跑幾十萬 。希望這幾個人早日受到法律懲罰  。”

              商鋪為私下轉租  ,警方已立案調查

              昨天中午  ,記者來到好四季鞋包服飾城瞭解情況  。在D區  ,記者看到這個名為“伊佳人工廠店”的店鋪卷簾門緊閉  。

              市場運管部金主任表示 ,2055店鋪存在私下轉租行為  ,出現糾紛的經營者並不是最初與服飾城簽約的店主  。服裝城管理部門與新租戶沒有直接接觸 ,再加上服飾城臨近拆遷  ,600多個店鋪將於本月底清空  ,工作量較大  ,所以對2055店鋪現經營者的情況瞭解較少  。

              江幹警方表示  ,目前  ,采荷派出所已經立案  ,采取多種偵查手段進行調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