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xpq'><strong id='uxpq'></strong></code>
    <dl id='uxpq'></dl>

      <acronym id='uxpq'><em id='uxpq'></em><td id='uxpq'><div id='uxpq'></div></td></acronym><address id='uxpq'><big id='uxpq'><big id='uxpq'></big><legend id='uxpq'></legend></big></address>

        <i id='uxpq'></i>
      1. <tr id='uxpq'><strong id='uxpq'></strong><small id='uxpq'></small><button id='uxpq'></button><li id='uxpq'><noscript id='uxpq'><big id='uxpq'></big><dt id='uxpq'></dt></noscript></li></tr><ol id='uxpq'><table id='uxpq'><blockquote id='uxpq'><tbody id='uxp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xpq'></u><kbd id='uxpq'><kbd id='uxpq'></kbd></kbd>
      2. <i id='uxpq'><div id='uxpq'><ins id='uxpq'></ins></div></i>
        <fieldset id='uxpq'></fieldset>
          <ins id='uxpq'></ins>
            <span id='uxpq'></span>

          1. 駕校教練給車內裝刷學時設備 學員提前獲考試資格

            • 时间:
            • 浏览:8

               生產、銷售跑碼機、電子圍欄破解芯片、免指紋芯片等用於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的程序、工具 ,使教練車上的車載無線終端上傳虛假的學時數據、GPS數據、車輛跑碼數據  ,以此幫助駕駛學員減少培訓時間 ,提前獲得駕駛員考試資格  。近兩年時間內  ,被告人林禧、盧允傳等人通過網絡銷售、電話銷售等方式向江蘇、浙江、福建、陜西等多地的駕校教練提供上述非法產品  ,銷售總額達1597萬餘元  。

              2017年12月22日  ,江蘇省宜興市檢察院以涉嫌提供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的程序、工具罪對林禧、盧允傳等34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  ,其他26名犯罪嫌疑人也在審查起訴中  。

              教練車裡的“外掛”

              2017年5月 ,無錫賽博盈科科技公司(下稱賽博公司)報案稱  ,公司研發的指紋IC卡駕駛人培訓管理記錄儀設備遭到瞭人為的破壞  ,導致記錄儀收集到的信息不正確 。

              賽博公司負責人介紹  ,指紋IC卡駕駛人培訓管理記錄儀是由該公司生產、安裝在機動車駕駛員培訓專用的教練車內  ,用於采集學員培訓數據的監控設備  。根據江蘇地區相關規定  ,學員學習機動車駕駛首先要到駕校報名 ,在通過科目一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和相關知識理論考試後  ,持記錄個人信息的電子學員卡參加科目二、三的上車駕駛培訓  ,科目二場地駕駛技能考試科目(俗稱“樁考” ,以下簡稱“科目二”)需要滿16個學時 ,科目三道路駕駛技能和安全文明駕駛常識考試(俗稱“路考”  ,以下簡稱“科目三”)需滿24個學時  ,且科目二、三的訓練裡程總和達到300公裡後  ,才能報名參加科目二、三的考試  。

              正式上車訓練時  ,教練需要在指紋IC卡駕駛人培訓管理記錄儀上刷卡、刷指紋簽到  ,學員刷卡、刷指紋簽到 ,然後設置培訓項目練車  ,訓練必須在規定的訓練場地 。訓練結束後  ,學員需要再按指紋簽退  。每天訓練結束後  ,記錄儀會把學員訓練的時間、路線、公裡數上傳至“江蘇省機動車駕駛情況管理與服務系統” 。隨後 ,系統會把符合考試條件的學員自動列出 ,運管部門根據系統數據審核並為學員的“培訓記錄”蓋章認證  。

              賽博公司通過對部分發現異常情況的車輛進行檢查  ,發現記錄儀被他人安裝瞭“外掛”——幾根線頭、一個長方形的小電子芯片  ,類別主要包括瞭“跑碼機”“電子圍欄破解芯片”“免指紋芯片”這三種程序、工具  。其中  ,跑碼機主要作用是增加車輛裡程和學時  ,使不在訓練時的教練車也能不斷虛增數據並上傳至駕培系統  ,造成車子還在訓練中的假象;電子圍欄破解芯片主要作用是將訓練車輛在訓練地域范圍之外的行駛數據也記錄上傳  ,也就是說  ,即使車輛是教練上下班或辦私事時 ,也顯示是學員在訓練規定的范圍內行駛;免指紋芯片則破解瞭學員必須使用自己的指紋上車訓練的要求 ,不管誰的手指按  ,指紋驗證都能通過 。

              這些“外掛”  ,使達不到考試標準學員的公裡數、行駛軌跡、學時數在系統裡都達到參考標準 ,不少參與訓練時間過短的學員也獲取瞭考試資格  。

              GPS軌跡與地形不一致  ,訓練時速長時間維持不變 ,訓練時間過長……賽博公司負責人介紹說  ,近兩年來  ,針對因作弊器產生的日常數據采集以及上傳中出現的問題  ,該公司通過升級系統等方法來解決  ,僅針對無錫地區就已升級十餘次系統  ,花費300餘萬元用以自動篩選剔除異常數據  ,但隨著他們的升級  ,“外掛”也在不斷升級  ,並一一成功破解瞭他們的程序  。

              教練圈的“小秘密”

              周軍是江蘇省宜興市某駕校的一名教練  。幾個月來學員數量大幅下降  ,讓周軍百思不得其解  。

              幾乎所有來找周軍報名的學員都會問到培訓周期需要多久  。按正常流程  ,培訓周期至少需要三至四個月 ,周軍每次都如實回答  。令周軍沒想到的是  ,問題恰恰出在這兒  。

              一次 ,在周軍作出答復後  ,學員抱怨稱  ,其他教練培訓周期都隻需要兩個月左右  ,轉而報名其他教練  。這讓周軍十分詫異  ,即使不眠不休 ,這麼多學員也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全部完成40個學時、300公裡數啊  。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  ?

              在向同是教練的徐某“請教”過後  ,周軍得知  ,不少同行給教練車內的駕培系統安裝瞭“駕校破解刷學時設備”  ,也就是所謂的“外掛” 。

              “現在網上賣跑碼器、解電子圍欄和免指紋的芯片 ,隻要裝在車上  ,無論開不開車、誰開車、在哪兒開車  ,都能以合格的數據上傳至系統  。幾個芯片加起來才幾百塊錢 ,但你想啊 ,這絕對劃算  。三、四個月的培訓時間可以縮減至兩個月  ,大大減少瞭培訓時間  ,你就可以多招幾個學員瞭  。還有就是學員沒必要非得在規定的場地訓練  ,在規定的場地排隊多費時啊 !你帶學生隨便在哪兒訓練 ,系統都會顯示你在規定的場地開車  。好處還不止這些 ,原來學員開車5個小時的時間 ,實際隻開瞭2個小時  ,多出來的3個小時的汽油費就進你口袋裡啦  。”聽完徐某的解釋  ,周軍恍然大悟 ,於是讓徐某幫忙在網上代購瞭這些工具並安裝使用  。

              這種手法在教練圈中不斷擴散  ,已成為公開的秘密  ,僅宜興地區購買該種設備並安裝的教練車就有30餘輛 。

              而這樣的“秘密”又如何能逃避監管呢  ?據宜興市交通運管部門介紹  ,江蘇省駕駛培訓智能化管理與服務系統是江蘇省統一使用的駕培系統  ,宜興地區僅有使用權  ,系統的維護升級均由賽博公司負責  。系統後臺是否有黑客入侵等異常情況  ,運管部門並無權查看  。對於疑似改造過的記錄儀進行檢查  ,也必須等待賽博公司派專業人員前來  。

              盡管通過對教練車不定時抽查  ,運管部門也會查出疑似作弊的車輛  ,對於那些疑似使用外接設備作弊的教練會處以停車或停訓的處理 ,但對於龐大的教練群體而言  ,這樣的抽查往往收效甚微  。

              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2013年8月  ,林禧與朋友盧允傳共同成立瞭福建絕妙電子有限公司(下稱絕妙公司)  。公司主營業務是制作一些電子點煙器、汽車遮陽傘等車用物品  。

              機緣巧合之下 ,林禧接觸到瞭福建一傢華陽電子有限公司(另案處理)並成為其代理之一  。兩根電線  ,一塊芯片  ,一個遙控器 ,林禧發現該公司銷售的跑碼機、電子圍欄破解芯片、免指紋芯片等產品投入較少、收益頗豐  。

              見對方生意紅火 ,林禧起瞭貪心 。他拿著跑碼機等機器四處尋找可以破解代碼的技術員  ,終於在一年多後  ,成功破解瞭產品的代碼  ,可以另立門戶“自主”生產這些產品瞭  。

              2015年11月  ,林禧、盧允傳在工商部門正式登記註冊絕妙公司 ,註冊資金50萬元  ,辦理瞭營業執照  。打著絕妙公司的旗號  ,林禧不斷在社會上招募技術工和銷售人員  ,開始大肆生產、銷售跑碼機等非法產品  ,隨著市場需求的變化  ,又逐步擴展銷售電子圍欄破解芯片、免指紋芯片等產品 。

              作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林禧負責管理生產部、研發部和其他後勤部門  。盧允傳是股東  ,主要負責管理公司內所有的銷售人員  。他們租瞭福州的兩處不同的大樓作為辦公地點  。

              公司分工明確 ,案發前已有工作人員60餘人  ,其中銷售部最為龐大  ,分為電商部、電銷部、全網部  ,分別通過淘寶等購物網站、電話、微信及APP廣告等平臺進行推銷  。銷售人員進入公司後  ,通過崗前培訓或師傅帶徒弟的方式  ,熟悉各個產品的性能、作用  ,接著通過駕校一點通、駕考寶典等網站查詢駕校的通訊錄 ,然後通過打電話、發微信、在淘寶網上開店等方式進行宣傳、推廣  。利用手機微信、QQ和駕校教練取得聯系並聊天介紹產品  ,等對方線上付錢後 ,銷售人員就通知倉庫郵寄產品  。

              公司的銷售總監分析掌握全國各地駕考培訓的不同規則 ,向銷售人員告知特定地區需要的對應產品  ,銷售部門則針對不同地域的客戶需求  ,推銷更有適配性的產品  。

              像正規商品一樣  ,這些非法工具在銷售中不僅自帶使用說明書  ,還有客服答疑、售後保修等服務  。公司專門設立維修部  ,買傢在收到貨物使用後發現與車內記錄儀不匹配的情況  ,可寄回賣傢退貨、升級改造  ,或者直接更換最新款 。

              免指紋芯片、跑碼機、破電子圍欄芯片等產品售價200元至300元不等 ,林禧要求銷售部每個組每個季度要完成75萬元的訂單 ,超額完成的有年終獎勵 。銷售員工的月薪保底3000元  ,根據銷售額領取提成  ,業績好的月薪輕松上萬  。經查  ,該公司銷售范圍涵蓋瞭湖北、浙江、江蘇等29個省、市、自治區 ,共計向2.1萬人次提供非法產品  ,銷售總額達1597萬元  。

              公司看著挺正規

              絕妙公司的工作人員中  ,30多人系80後、90後的年輕人  ,年紀最小的僅18歲  ,其中研發部多數是電子信息工程專業的大學本科學歷的年輕人 。他們進入絕妙公司 ,本是為瞭謀求事業上更好的發展 ,結果卻從事瞭違法產品的維護、升級工作  。

              大學本科畢業的技術員小江是2016年6月通過網上應聘加入絕妙公司的 ,作為研發部的一員 ,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發維護作弊器的軟件  ,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質  ,是在他入職的一周後  。

              “研發人員必須知道產品原理和生產目的才能開展工作 ,我知道自己修改代碼所生產的產品是用來幹擾設備  ,欺騙和修改計算機的後臺數據  ,破壞計算機系統的正確識別  ,這麼做是違法犯罪的  。我以前做數據時我自己都會加密  ,防止別人破壞  ,但是我現在做的是去破壞別人的數據  。”被抓後 ,小江後悔不已  。

              2016年4月  ,90後小謝經人介紹前往絕妙公司應聘  。在得知小謝有一定的銷售經驗後  ,公司當天就錄用小謝並安排瞭銷售工作  。公司沒有安排正規培訓  ,僅給小謝一份公司產品的介紹  ,小謝自己看 ,自己學  ,之後的工作就是負責把這些設備推銷出去 。據小謝交代  ,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  ,他一人就銷售瞭七八百件設備 ,銷售額達數十萬元 。

              小謝所在銷售組因業績良好被冠以“夢之隊”稱號 ,為鼓勵大傢的工作積極性  ,公司還設立員工英雄榜  ,宣揚客戶至上、誠實守信、團隊合作之類的精神 。

              “我們同事之間也交流過  ,也想過換工作  。但公司經常對我們進行培訓  ,慢慢的我感覺公司還挺像那麼回事  ,看起來挺正規  ,就這樣我就放松瞭警惕 ,做下來瞭  。最主要的是我需要這樣一份工作  ,每月有固定的收入 。”直到被抓獲  ,小謝才直面自己的錯誤 。(王敏 羅晶)

            原標題:駕校教練的“外掛”